關于我們 RRS sitemaps 網站地圖

首頁 > 行業新聞 > 正文

SEM論壇

羅永浩:到現在為止T1一共賣了12萬部

2014-12-07 10:32:41 |  評論:0  |  點擊:  |  SEM論壇

羅永浩:到現在為止T1一共賣了12萬部

虎嗅注:2014年12月6日,羅永浩在北京國家會議中心進行了《一個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系列的第四場演講。原文長達3.2萬字,虎嗅做了刪節。由于是速記稿,如有錯漏字請見諒。

 

羅 永浩:今天給大家分享的是我從做手機以來到今天這么一個創業歷程。自從進了制造業以后,發現這里面也有很多假流氓和小流氓,也有很多真流氓,使得我們作為 新人在這個領域里有些事情不好講,所以我準備把它留到我的回憶錄里面。但是今天我挑了一些能講的跟大家分享一下,因為畢竟這是我最后一次的理想主義者創業 故事演講,所以今天盡可能給大家分享一些。

 

反思產品:逃單率曾達90%,資金鏈曾瀕臨斷裂

 

我 們是在2012年的5月,兩年多以前得到第一筆900萬元天使投資后,錘子科技正式成立。我們在2013年3月舉辦了基于安卓的SmartisanOS操 作系統,發布會在這個場地,當時在網上劣評如潮,以4.7億元的估值獲得7000萬元的投資,我不知道投資人怎么想的,顯然他有自己的判斷,而不是根據好 評進行判斷的。接下來2014年的4月我們以10億元的估值獲得2億元的投資,我們開始可以做手機了。

 

接下來是 SmartisanT1在這個舞臺上半年正式發布了,這一次的好評如潮,訂單數在很短的時間內突破10萬,大家知道我們的訂單跟同行的很多做法不一樣,我 們是以300元預訂的,基本沒什么水分。到我官方網站注冊一個帳號預交300塊錢,基本上99%的人都是愿意購買的。所以到這為止看起來都是非常順利的, 雖然中間有過小小的波折,被人罵過,基本還是比較順利的。

 

只是到了這開始突然出問題了,過去六個月里,我們到底做錯了什么。比較大的是兩個:一個是供應鏈和生產方面出了問題,另外一個是在網絡和媒體輿論這方面出了一些問題。我就這個進行一下分析。

 

先說一下供應鏈和生產的問題。開局是很不錯的,發布兩個月不到,官網預訂了10萬。接下來談談逃單率,5月20日開的發布會,7月8日開始發貨,起初的逃單率是2%,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這在電商是非常健康的數據,根本沒有問題。

 

接下來早期發貨好評率是90%以上,大家在市場看到大量批評和非議我們的東西,其實真正拿到的用戶好評率一直在90%多。

 

接 下來生產就開始天天出問題,這個是拿到我們手機的用戶都知道,這個是我們的USB的熱線器。這個小小的UBS熱線器看起來非常不起眼,保持良品率非常困難 的,很難找到供應商愿意給你做。通常有一家、兩家,但是這一家、兩家掉鏈子的話,不起眼的東西使得你沒法出貨,我們小的元器件吃了很多苦頭。還有黑色手機 背后采用是金屬嵌進去的LOGO,這個成本不高,但是做良率非常低。所以為了這些不其研的小東西,包括這個螺絲刀,隨機附送的小螺絲刀,這些東西都搞的我 們很慘,當然最關鍵還是有一到兩個核心元器件,這困擾我們足足四個月,三、四個月非常尷尬。

 

大家知道數碼消費品的關 注期就是那么三、四個月。但是我們抗到四個多月,大概四個半月的時候才最終解決我們所有的生產問題。這個惡夢般的四個半月之后,生產方面主管拍著胸口說, 下個月開始要6萬就做6萬,要8萬就做8萬,再多的話可能還有一個坎要怕但是6-8萬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這個時候我們已經面臨什么問題呢?起初是幾乎可 以忽略不計的,到了大概9月下旬的時候,已經逼近90%,又回落到80%左右,等到我們生產方面的主管拍胸脯說,你要多少我能給你做多少的時候,其實多數 人已經不想要了。歸根到底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數碼消費品的關注期也就是兩到三個月的黃金銷售和關注期。大家知道即使是全世界最有話題性的蘋果,Iphone關注期從上市到銷售也就是兩三個月。

 

我 每天網上看到這樣的消息,他說老羅,等錘子等了一年多了,今天手機屏碎了,撐不了多久了,求速度發貨,我忍不了了,我每天看這樣的話都是滴血的。我腦子里 感受的畫面是非常委屈,夕陽西下,看著熱愛我們產品的人,因為等不了一個個遠去。他們說老羅非常抱歉,一定支持你的T2,再見。心里全是這樣的畫面,覺得 這個新興的公司真的很不容易,沖著他們無奈的揮手,這個場面非常的悲壯。

 

現在我們最苦的時候已經扛過來了,中間差點資金斷裂很危險,現在已經扛過來了,沒扛過來不會給你們演講。接下來面臨下一代產品怎么避免重蹈覆轍,如果我發一個T2,又是四、五個月發不出貨,那我們就完蛋了。資本市場不會給我們第三次機會,這個世界也不會給你第三次機會。

 

所 以我們下一步現在的基本布局是這樣。首先我們找了一家廠商戰略合作,保證在供應鏈方面能夠得到更大程度的控制,這個沒有問題。另外下一輪我們的融資規模要 比上一輪大很多,非常幸運,估值也翻了不少。所以接下來我們的計劃是下一輪T2的生產要囤上10萬部以上的現貨再開新聞發布會。生產10萬部新機是一個 坎,一旦過了10萬部新基生產也好,良率也好不會出現問題。等一切妥了再開一個發布會,吹2小時20分鐘的牛,接下來一切都順利了,因為我們的產品剛發的 時候,逃單率只有2%,用戶滿意度是90%多。

 

如果你把10萬部手機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內全部突然的發出去,這些人在網上會形成引爆一個非常大的漩渦,而且90%多的好評,所以使得這個手機從10萬部再擴散出20萬、30萬是非常容易的。

 

反思輿論:采取對抗態度導致被群毆,以后交出微博密碼

 

接 下來第二個坎是網絡和媒體輿論,這方面坦率的講我處理的非常業余。起初媒體的負面言論還沒有出現的時候,網上討厭我的人很多。開始網友在網上討厭我的人, 個性不合的人黑我的時候其實我還挺高興的,有些段子寫的還是挺好的。我不在意這些人,如果你寫的挺創意我還挺喜歡。但是也有一些很不好玩的,我們看了很不 舒服。比如這樣的“羅永浩也許并不完美,但他內在的藝術氣息和工匠精神真的讓我感動,因為羅永浩,讓我相信錘子手機,支持錘子手機,期待錘子手機。對于真 正的大師不應該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錘子手機不是手機,已經成為藝術品。這是赤裸裸的流氓,(請迅速到各大論壇擴散,費用按每個ID發帖量計算,注意括號 內容必須刪除)。這個有點流氓了,類似這樣平均帖了幾百上千條,很多人本來不喜歡我們,看完覺得我們是流氓公司,這搞的我們很被動。所以起初坦率的講我在 這方面比較大意,包括有一些ID常年造我們的謠,注冊一個靠著造我們的謠,還有錘黑聯盟的組織,靠這些東西集聚了人氣,天天在上面造我們的謠,我們起初麻 痹大意,總覺得我們問心無愧沒有理他。所以沒有及時的處理,出現了一些不好的局面。

 

媒體坦率的講也沒有處理好,之前 我總是有一些江湖野路子的那種自信。你們在座都知道,我從2002年因為在新東方講課莫名其妙的錄音突然傳開,到今天面對公眾也有12年了,這12年里實 際上在我做手機之前,媒體對我的所有報道99%正面報道,幾乎沒有負面,我們做英語培訓偶爾看到中性的報道,還覺得很奇怪,為什么不是正面而是中性的。我 跟投資人說我們全是正面報道,完全不需要媒體公關,企業耍流氓才需要媒體公關。我以前什么也不懂,就是這么理解的。

 

我 讓公司負責市場的小孩搜了搜,一搜財經類的媒體報道值得我經常回味的,財經周刊說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這個人有堅定統一的、堅定的價值觀,是《經濟觀察報》。 “他渾身泛著叛逆的氣息,以斗志的姿態嘲弄與應戰不公正的社會秩序。”《中國企業家》的報道。等到我們為了生產是問題焦頭爛額,我大概在一個半月左右的時 間里都沒有回家,在廊坊富士康工廠附近旅館里住著,每天在工廠里泡著。因為沒日沒夜的焦慮,進車間帶不了電話,偶爾打給我的電話都是不認識的號,有一些媒 體的記者給我打電話,因為當時傳很多我們生產不出來了,公司要倒閉的這種傳聞,我其實是有點不耐煩。那時候不知道媒體惹不起的,我會看到很嚇人的報道,你 可以想像。

 

還有人來找我的時候,一直討論3000塊價格問題,跟我糾纏了足足30分鐘,最后我很崩潰。我說你有完沒 完,價格問題不聊了,你還有別的問題嗎?我這時候注意到這個記者一幅受傷的表情,我心想壞了,那天我已經吃過幾次苦頭了。果然第二天出了報道上了頭條,標 題是“羅永浩:窮屌走開,我們為精英階層服務的”,這顯然給我們拉仇恨的,是門戶網站上了頭條。這個東西一貼出來想象下面8000條評論全是詛咒我死全家 的。我這時候開始意識到出了一些問題了,我不能因為自己生產方面焦慮跟媒體接觸就這樣不職業。

 

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緊 張了,這種坦率的講非常不客觀,甚至沒摸過我們手機的情況下,妄加判斷的報紙,中青報在我看來很不錯的報紙,也是這個樣子。是不是媒體在蓄意的黑我們呢? 有一些自媒體可能的,一些小的自媒體基本上沒有商業生存能力,靠的是拿廠商的錢養著的,基本做打手的,我不點名了,你知道,很多這樣的。我覺得這些正規媒 體被收買去黑我們的可能性幾乎是沒有的。

 

出現了幾輪特別大規模的轉發失實新聞之后,給媒體打了一圈電話。問了這兩個 問題:第一我們提供了證據證明這是假的,第二請問你們會澄清嗎?半數沒有得到肯定答復,我即使愿意提供證據他也不澄清。另外,你們會道歉嗎?我們給100 多家媒體全部打了電話,三分之二都是非常不友好的反應,而且是蠻不講理的反應,既不會澄清也不會道歉。老羅碰到了新問題,我過去跟媒體沒有任何問題,而且 我從來不經營媒體關系,我就保持本色做人,多數情況下99%都是好評。某門戶網站科技頻道里有六個小孩,三個是鐵桿的錘粉,三個是鐵桿的錘黑,他們兩邊吵 過幾次架,后來覺得同事之間沒有必要吵架,各寫各的。

 

很多我無意中得罪的數字媒體的編輯和記者,是因為我曾經刻薄的 批評過他們喜愛的某個品牌。大家知道數碼媒體的這些編輯記者們也有他自己非常喜歡的牌子,我當時比較刻薄,我講了很多其他品牌,我非常刻薄的批評過這個品 牌,有些品牌是他們青春記憶的一部分,這是我說話不檢點導致的。我自己個人講這些話問心無愧,再刻薄一萬倍也問心無愧,我就是刻薄的人,但是作為企業家有 崗位職責要求,從這個意義上我是失職的,所以我經常在公司對這個問題進行反省。從人性的角度,我們喜歡看到我們討厭的人的壞消息,也傾向于相信這些壞消息。這個就解釋了為什么那些正規的媒體雖然不至于造我的謠,也傳了很多關于我的謠言,他討厭我,看到跟我相關的壞消息的時候,他從人性的角度出發是傾向于相信這些是真的,這是非常合理的一個解讀。

 

很多編輯媒體出于由于誤解轉發一個謠言的時候,還常常帶著正義感。他覺得我是正義記者,你是一個邪惡的大企業正在試圖對我正義的人搞公關,想都不要想。

 

所 以我們開始亡羊補牢,開始成立了我們專業的媒體公關的部門。其實也很簡單,去跟各大新聞頻道管事的吃飯、喝茶、交朋友、相互了解、加深溝通,因為媒體對企 業而言,特別是報產業口的這些媒體,他們是需要新聞的,你要配合給他一些新聞,然后當他對你有疑慮的時候接受采訪。中國人還有一個點很有意思,中國人是人 情社會,經常跑這個口的媒體公關,常年跟記者保持私人聯系,問個好,吃個飯,喝個茶,聊聊天,保持私人關系,等到你們有負面新聞的時候再要發,不會因為你 跟他吃過飯喝過茶就不報了,但是至少會打電話來核實一下是怎么回事,如果核實的時候把證據給他,他直接發的是辟謠新聞了。我們初見成效之后,媒體公關部門 的人開始對我硬氣起來了,他們對我其實只有一個要求,就是交出微博密碼,不要再發任何沒經他們審核的內容,所以我現在的處境就是你在微博上看到的我發的每 一條都是經過嚴格審核的內容,其實真正好看的是那些被審核沒通過的,那個只能在回憶錄里給大家看了。

 

Smartisan T1成績單

 

有 一個時期看到評測媒體一開場講這樣的話,說剝離驕傲,撇開情懷談談產品。當我們試圖給公眾討論T1這部手機的形象和它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時候,很自然我們想 到的一個東西就是什么呢?我們需要給支持和反對我們的意見都沒有污染到的人群去看一看這個產品,這才是剝離它的驕傲,撇開它的情懷,排除它的干擾,去還原 看一個純粹的產品。我們想到這個之后,馬上派人到馬路上拍一下,我們要找不知道我們的人去看看知道我們這個產品的第一段反映。我們想到的采訪的地點是三里 屯和藍色港灣,我們想在這些地方找一些過路的年輕人問一下,如果不知道我們的產品我們跟他好好聊一聊,坐下來拿產品打開讓他們體驗一下。沒有想到80%多 的人都聽說過,這固然跟我半年多以來一直口不遮掩導致負面信息有關系,這是我用半年多的時間導致很多負面新聞,還有我們嘗試在框架傳媒打了電梯內的廣告之 后。

 

所以我們意識到在這樣的情況下,在中國去搞這個調查可能會比較困難的,所以我們想到了派人去外國搞一個調查,這 樣的話能徹底躲掉跟我們相關正面和負面的新聞,以及廣告的污染,我們派出去我們的同事去了夏威夷,拍了這么一段片子,大家聊一聊。我覺得當你撇除了外部干 擾的時候,他們的反應比較真實的還原了我們這一個產品最本質的體驗。當他們得知是中國來手機的時候,會猜它是很便宜。當我們不講是哪個國家來的,無論對價 錢的估計還是對產品的評價都明顯的在上升。

 

今天雖然這個成績不夠漂亮,但我還是經過半年左右重新回到下面坐滿了支持和信任人的場合。我必須公布我們的真實數據了,盡管這個數據還沒有達到我們的預期,但是今天不能再隱瞞了:我們到現在為止一共賣出了122,063部Smartisan的T1。到明年的5月20日,按現在的勢頭我們有望實現20萬的銷量,也就是我們的投資商、投資者希望我們達到的銷量。但是坦率的講,當時我對他們也對媒體講過,我希望我們有希望做到50萬部的銷量,現在看起來在T1階段是有困難的。

 

從 已經拿到消費者的反饋來看,在京東上好評度是94%,天貓上的好評度4.8分,跟國際一線廠牌的評分狀況大致相當的。所以我們在天貓雙十一的時候也搞了一 個統計,這個其實是天貓提供的數據,在2000元以上的國產手機銷售量排名第二的,第一是誰呢?在雙十一購物節。這里有一個很有趣的,是我們投資商關心 的,也是我們自己非常非常關心的,我們要知道買了我們的手機的人,他上一部用的是什么,我要知道他轉化的究竟是一個很糟糕的產品的用戶,還是一個非常優秀 產品的用戶。結果這個數據讓我們感到非常欣慰的,有39%的人是從iPhone轉過來的用戶,這也是讓一些國內的調研機構感到非常意外的,他們沒有想到我 們能轉化的所有用戶里iPhone用戶占的最多,能占到39%,注重設計,懂得審美,注重生活品質和品位的人還有什么選擇呢?除了SmartisanT1 也就是iPhone了。

 

順便借這個機會宣布一個好消息,這個叫工業設計的大獎,是美國的獎,今年已經是第八屆了,在工業設計圈很有名的獎,我們設計的SmartisanT1是我們委派設計的,前不久剛剛得了星火工業設計大獎,大家有興趣可以查一下,跟那些給錢就能拿的獎還是有本質差異的。

 

Smartisan T1 是什么樣的手機

 

現 在我想談的一個情況,是不是所有的媒體都在黑它?這個也是我注意到很多支持我們的人也有一個錯覺,其實并不是這樣的。因為很多人是因為看到我們大量的負面 新聞被轉發,所以可能產生了一個誤解,認為我們在數字媒體那得到的都是普遍的負評價,其實并不是這樣的,我們隨便摘錄幾條供你心情愉悅一下。不談情懷,不 說工匠,我著實很喜歡SmartisanT1,不僅代表腔調,一種細節洞察把握,還有一種夢想轉化現實的概念。它帶著老羅追求的完美想法,以及很貼心的細 節,同時又混著一些偏執而固執的思維方式來到暮氣沉沉的手機市場。這是新浪科技給我們的高度評價。音樂播放器的定時播放功能當中,當播放結束前一分鐘的聲 音逐漸減小,以免擾亂可能熟睡的用戶,這種優化只有羅永浩這種瘋子才能做出來。除去硬件這些趨同于市場的顯性參數,在主觀體驗上絕對會給消費者驚艷的感 覺。SmartisanT1能讓大多數人第一眼喜歡上的,搜狐數碼說的。說句夸張的話,單單錘子手機做功來說就對得起3000元的定價,做功和設計真心強 過iPhone,這也筆者目前拆過用料最良好的一部手機。中關村在線,他說目前為止用料最良心的手指這個是贊成的,有一些媒體拆了我們的機器發現用了40 多個螺絲這也成了攻擊我們的理由,直到有人提醒他iPhone用了50多個螺絲他才閉嘴,螺絲本身的多寡并不說明產品的好壞,有的時候你會碰到非常荒謬的 事情。

 

可以肯定的是,在軟件和硬件上注入的大量想法,讓T1成為一款獨一無二,并且激情洋溢的產品。我喜歡。engadget,而且他還說一個英語老師短短用兩年時間搞出這么邪門的產品,他的未來是這樣的,一切都有可能,我也看待這樣的未來。

 

最 后給了你這么多干擾因素之后,建議你們自己還是看一看,當然我們在座很多人已經知道了,并且擁有一部SmartisanT1,今天現場直播,我給沒有買 到,沒有用過,沒有摸過我們產品的用戶順便建議一下,還是自己去看一下,一直以來看到我們的手機也是非常艱難的過程,現在終于容易一點了,我們有這個過程 要過來,非常抱歉。我們跟順電進行合作,在全國順電40多家門店全部擺上我們手機,你在中國40多家順電的門店里,只要去到那已經有經過我們充分培訓過的 銷售員,這是近期剛剛結束的事情,經過我們產品經理專門去針對他們進行培訓過的,給你們講我們的產品,幫助你體驗我們的產品,大家走到全國40多家任何一 個門店,只要進去就能看到左邊的展架寫著2014年度話題手機SmartisanT1,下面寫著現貨在此。到這體驗一下我們的產品,讓自己的感覺來判斷。

 

最 后就這個問題我想再補充一點,這個很重要,很多人一直歪曲我們,使我對我的同事感到過意不去,很多人說即使你賣得好又怎么樣,只不過是粉絲手機,騙騙你腦 殘粉的錢而已,我想說SmartisanT1絕對不是粉絲手機,什么是粉絲手機呢?這樣的叫粉絲手機,這是韓庚的庚Phone,還有廠商找崔健跟他合作賣 的手機。這種手機基本上可以肯定,即使不要說是崔健跟韓庚,即使是邁克爾杰克遜活過來作為他的手機也賣不了一幾部的,為什么呢?道理是這樣,粉絲經濟轉化 的單品單價不能超過一、兩百塊錢的,這個道理你們明白嗎?粉絲經濟是轉化銷售的產品必須是單價非常低的產品,比如一本書,一張碟或者一個電影票這樣的東 西,如果單價到兩、三千絕無可能靠粉絲和偶像間的關系賣出去的,從這個意義上我想提醒你注意在這個星球上,還沒有任何一款兩三千塊錢的“粉絲手機”賣到 10萬部以上的,絕無可能,即使是邁克爾杰克遜的手機也是一樣的。

 

這是一直以來對我們內部非常專業的從事工作和制造產品的同事不公正的說法,有義務今天在這里澄清一下。

 

另 外說到粉絲,你們很懂我的,我相信你們大多數人比較了解我的,我在網上公開講過不止一次,今天借著直播的場面我也想再強調一遍,他們老覺得你們是我的腦殘 粉,所以買一個傻手機出去說傻話,我今天再強調一遍,我一直對外面講,這些人不是我的粉絲,他們是某種信念、某種價值觀、某種理想、某種人生態度的粉絲, 他們來到現場,是知道從我身上能看到這種東西。所以我很喜歡作家劉瑜講過的話“粉絲給人通常沒有思考能力,沒有判斷能力比較傻的群體,但是老羅支持者的群 體好像比較特殊,他們通常都是自由主義立場的,讀過書的,有自己判斷和立場的這些人。”但是比較奇怪的是,他們還支持老羅,我不知道今天劉瑜來沒來,我希 望他不僅在現場還是在家里能看到這段話,他講的話對我感觸很深。

 

天生驕傲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理念

 

這 個也是使得我們企業長期受到不公正一些輿論的誤導,所以我覺得有必要進行澄清一下。我今天就講一下天生驕傲究竟是什么樣的理念,這個不要說外面,就連我們 公司內部也有人是誤解的,因為我們公司內部有人,在我們由于3G版本庫存降價備受壓力的時候,他們說那還有什么壓力,都降價了,天生驕傲就是貴,還有人說 你有什么驕傲的,你驕傲干什么。有些人,包括我們自己內部的人把天生驕傲的理念理解成窮橫,臭牛逼。我講我們工作里的細節和點點滴滴的東西闡述我們理解天 生驕傲是什么東西。比如這是著名的跑分軟件的跑分結果,隨便跟我們配置的手機都能賣到3、4萬分,我們的跑分只有4607分,為什么呢?大家知道手機行業 長期以來都是搞這種無聊的跑分游戲,有些廠商甚至自己花錢投資跑分軟件,充當既當裁判又當選手的角色,所以分數總是飆的很高,但是對于用戶來講沒有任何意 義。

 

SmartisanT1發出去之后,很多評測機構都說這個跑分不怎么樣,但是用起來真的是特別特別流暢,不像安 卓手機,這是很多對我們的評價。還有一家臺灣媒體給我們負責市場的發來短信說有一個困惑,你這個為什么跑的這么流暢,但是跑分又這么低,我們同事回了一 個,這不就對了嘛,因為你要的不是跑分,而是流暢。我們做到了安卓陣營里同配置的機器里幾乎是最流暢的,但是相應的我們跑分沒有做優化,大家知道優化跑分 是怎么回事嗎?其實優化跑分絕大多數情況下就是作弊,針對這個跑分軟件的特質做一些作弊性的修改,使之跑出來的分數更漂亮,還有一些無聊的機構放在冰箱跑 分的,超頻,超頻之后分數跑的高,高起來有可能燒CPU,這樣導致的結果跑分放到冰箱去跑,這樣無聊的游戲。我們之前是完全不介意這些東西的,直到很多數 字媒體說我們跑分比別人低10%-15%,我們感到很苦惱,后來想到一個辦法,我們不想跟這些人玩,也不想跟他合作,所以我們就沒做跑分優化,而是索性做 了跑分裂化的工作,當我們系統感到跑分軟件的時候,瞬間把CPU降到最低,天生驕傲,不跟你玩。再比如我們不一定是第一家,但是業界是第一家做這樣的事 情,所有預裝的軟件全部允許刪除,即使給了錢的也可以刪除,這個本質沒有別的,就是天生驕傲。另外據我們所知,我們是極少數從來不使用水軍的廠商,這個也 沒有別的,就是天生驕傲,我一個人頂500萬個水軍,我為什么要用水軍呢?還有當我們賣出去產品在網絡上監控輿情和看消費者反應的時候,經常有的一個論 調,是說錘子做的不錯,支持國產手機,支持錘子,看到這種我們同事通常是不會發話的,但是如果我看到,我通常會去跟他講說,你支持一個好產品就好,不用支 持國貨,我們不要有那么狹隘的民族主義觀念,不要像韓國人一樣,總是用國產的,然后認為它是最好的,其實它并不是最好的,我可以負責的對韓國人民講,三星 真的不是最好的手機,但是民族主義情緒旺盛發達的這種地方就會有這樣的論調,所以當有人說我們支持錘子手機,支持國貨的時候,我總是不厭其煩的跟他提醒, 我說你支持好產品就好了,不一定要支持國貨,你喜歡哪個產品就支持哪個好,不要想是不是國貨,這個本質是什么?就是天生驕傲,還有什么解釋呢?我們不屑于 用民族主義打動同胞消費者買你的東西,丟不起這個人。我們少數業內廠商總是在包裝上標明,我們實際可使用容量和我們預裝廠商硬件指標上的容量,我們總是把 這個標出來,這些細節還有很多今天不展開了,這些東西本質上就是我們理解的天生驕傲,就是這樣的概念。

 

我們長期按這 個調性在公司做企業文化,接下來發現有一些東西讓我感到非常欣慰的。剛才給大家看了一下,我們在電梯里打過的海報叫2014年雙十一天貓購物節,2000 元以上國產手機銷售量排名第二,這個是我們從天貓拿到的數據以后,我們很高興打這么一個,打這么一個給誰看呢?從來不知道也沒聽說過我們的人看,因為我們 能影響到的人群在網上已經影響到了,電梯影響到是我們觸及不到的人群,我們講這個東西引起他們的好奇。但是接下來我知道,一個長期強調天生驕傲的公司,內 部的員工會有一些反應讓我感到無比自豪的。我們這個廣告剛打了幾天就有同事開始跟我鬧了,說第一名是誰,為什么不寫上去,他認為我這樣做很不驕傲,因為你 沒有把第一名附上去,這個看到我很羞愧,因為他比我還驕傲,但是我很欣慰,如果你做了這么一個企業,你有理由感到欣慰。第一名我在這說一下是華為的 Mak7,是天貓購物節唯一一款2000元以上手機比我們賣的多。另外一個同事說為什么2000元以上寫那么小,要不要臉,我找設計師問為什么2000元 以上那么小,他說主要排版考慮三行不能一樣大,說把最重要的放大,有同事問我們要不要臉,你回答電梯里觀看距離是1米多,再小還是能看見,我跟他們說,他 們撇撇嘴說還是不驕傲,你可以知道我們企業有多么驕傲。

 

沒把1980也算成2000元以上的,我們沒有做這樣的事 情,所以我每次收到同事很不客氣給我來這種留言或信的時候我感到很驕傲,我想起人家說在Google這個企業里,當大家想到好盈利項目坐在一起討論的時 候,如果有一個人半天沒說話,突然說那不就是作惡了嘛,這個項目馬上被否掉,所以這也是我很向往做企業的境界,我會朝這個方面繼續努力。

 

我 們常常在想,跟我們有著相同和相似的這種驕傲觀、價值觀這樣的人是什么樣的一群人,我們想針對這個群體觸及他們的心靈做我們品牌的宣傳和推廣,想了很久這 件事情,所以我們總結了一些東西,我們去想這些人,可能是些什么樣的人,我們意淫了這種群體的人,我們想象進我們同樣有價值觀和驕傲觀的人,可能對我們的 理念產生認同。我會想比如他是喜歡玩游戲的人,那很可能他是一個,雖然經常都是被別人打的死去活來,但是從來不作弊的人,為什么呢?因為天生驕傲。比如他 是一個學生,我有時候看到新聞很感動的東西,比如說看到一個什么城市的什么學生,見義勇為,然后在馬路上救人受了傷,后來當地的一所名牌大學說免試讓他破 格錄取上一個好大學,但是這個年輕人高傲的拒絕了,理由是他認為見義勇為是好事,但是跟考大學的分數和學習成績沒有關系,這沒有別的解釋,就是天生驕傲。 如果我回去到20多歲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的年輕人,只不過我學習不好,所以保送的話我會猶豫一下。

 

我想象他如果是一個 父親,他很可能是一個比如說生了孩子,由于我們國家的計劃生育方面的政策,雖然他是個工薪階層,但他考慮到他年輕的時候成長比較寂寞,為了不讓自己的孩子 渡過一個寂寞的童年,雖然他是工薪階層,但是他不愿意不在乎再罰幾十萬生第二胎,上他大兒子不像自己人生一樣寂寞,并且罰就罰吧,這是一個父親的驕傲,我 沒有生孩子,但是如果我生了孩子,這個孩子我覺得他長的寂寞的話,我會罰款再去生第二胎的,如果這兩個孩子還覺得寂寞,就罰款生第三胎,這是我想象作為驕 傲父親的信念。

 

我想象如果他是一個足球運動員,我也看過很多這樣的故事,我們雖然在國際球壇上看流氓選手假摔,騙點 球之類的,我們欣慰也看到另外一群人是什么樣的人?有一些偉大的球員跑到對方的禁區摔倒了,裁判誤以為他是被對方后衛絆倒的被罰點球,但是他自己這個人到 裁判那說這個是我自己摔的,這是不對的,這個愚蠢的裁判說你一定要去罰這個點球,因為這個球場上我說了算,但是他罰點球的時候把球踢飛了,這沒有別的,是 天生驕傲。我們想象不是什么球星,只是普通人,比如開車的司機,我們理解天生驕傲的司機是什么樣的人呢?開在馬路上看在路邊生了病,倒在路邊的人送到醫院 去然后被訛詐了,這個故事在中國天天聽說,每次聽到我們都會懷疑人生,這個司機把他送到了醫院去,被訛詐了,被病人家屬訛詐了一筆錢,接下來他下次開車走 過路邊看倒在路邊的人你還是會救的,因為你丟不起那個人,不能因為吃過一次虧就墮落了,這個是驕傲的人承受不了的,這就是天生驕傲。

 

本 來按我們公司市場運營計劃,本來是想在未來的一年后左右的時間里拍一個系列的廣告主要推廣一下我們的品牌和價值觀,但是由于過去半年里我們遭受很多負面輿 論的困擾和影響,所以我們不得不把其中制作的一些本來壓箱底的東西提前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們拍了一系列跟產品完全沒有關系,只是闡述我們理念的那部 分廣告,大家知道做企業的時候有兩條路嗎?一種廣告是做產品廣告轉化銷售的,另外一種是闡述企業理念,獲得跟你精神上能夠交流和共鳴這些人情感認同的。我 們就這個制作了一系列的廣告,今天借著這個機會拿出來跟大家分享其中一個比較精采的,一個司機的驕傲。大家看一下。

 

這 些作品的拍攝其實是很有趣的過程,我們為了保證品質請了臺灣著名廣告金牌導演鄧永清先生給我們拍了一系列廣告,闡述企業價值觀和理念的廣告,這一條現場拍 攝的時候由于原來找的演員試戲表現不錯,實拍表現非常糟糕,或者非常不理想,我現在是一個企業家說話非常非常謹慎,那天表現不是特別理想,或者他表現挺理 想的,但是湊巧不合我們的需求,做企業家真累。我們現場拍的時候出現了這種情況之后,鄧永清導演也是感到很惱火,他最后想了半天發現劇組剛才那個司機師傅 就是劇組真的司機,是劇組的司機,他覺得他氣質非常非常好,能表現出一個非常平淡的猛男,心靈深處的猛男,所以他嘗試讓這個司機師傅試著拍幾條,結果剪出 來達到非常非常理想的狀態,實際上比一個專業演員表現好得多。但是由于剛好那位師傅普通話不是特別靈,就讓他以上海話表演,倒不是我們事先預謀用上海話版 本拍攝的這么一個作品。后續我們會拍很多這樣的東西,現在我們放稍稍有一點尷尬,原因是我們現在作為一個新興企業還沒有一個賣的特別爆款產品前提下,如果 不談產品光談情懷,那些錘黑就亢奮出來,說你看我早說他們產品不靈,所以這樣。所以我們拍一系列壓箱底的東西存一存,回頭在T2賣的非常非常漂亮之后拿出 來,以一個驕傲的姿態徹底放一下,我們會花幾千萬在中國打的屁滾尿流,讓各個媒體都去打,闡述我們的理念,以及能在跟著我們有著相同價值觀的人群當中獲得 共鳴。

 

這個長期拍攝我們會做很多很多年,大家知道賣酒的喬尼沃克,他們有歷史車輪滾滾向前的系列廣告一口氣拍了幾十 年,我們會把天生驕傲當成我們其中的價值觀和理念一直拍攝很多年。為此,我們還希望公開征集一些跟驕傲相關的故事,我剛才給大家隨便說了幾個,如果你有身 邊發生的人或事,不管你是主角還是你是旁觀者,歡迎你到我們的網站叫驕傲.T.TT,你到那網站點擊進去要求你用新浪微博帳號登陸一下,登陸之后有工程師 做好的網頁頁面,在上面填寫你的身份,填寫一個140字以內講清楚關于天生驕傲理念的故事,他隨機給你準備了幾百張圖,你選一張圖配上去形成版式非常漂 亮,像宣傳畫一樣的東西,我們希望征集這些驕傲的故事之后,后續我們的廣告拍攝中把這些故事用到,一旦被選中用到的時候我們會有非常豐厚的酬勞給到你,希 望大家有興趣的話去看一下這么一個網站。

 

接下來進入今天最后一個環節,也就是為了告別的聚會,告別的到底是什么,因 為我們其實之前很猶豫的,今天想說的告別就是說,我作為我個人身份的告別,因為多年以來很多支持和反對我的人總是覺得我在網上窮于打造個人的形象,一直做 的個人品牌大于我做的產品和企業的品牌,這個其實并不是我希望的一個結果,也不是我有意為之的一個選擇。所以我今天對要告別個人身份,面對公眾這件事實際 上是感到很猶豫的,因為這個很可能又被想黑我們的企業和黑我們品牌的人拿去講,說你看這個人吹了半天理想主義,最后還是為掙錢低頭了,告別了理想主義,我 一想到這些心里就非常不舒服。這些年尤其是最近兩、三年,媒體來采訪我的時候總問這樣一個問題,說你創業又好幾年了,這期間你的理想主義信念有什么改變 嗎?我注意到有兩種情況,一種是關心式的,善意式的這種問,他想知道你有沒有因為這個過的比較難,但是有時候我感覺到有些人問這個問題的時候,臉上帶著笑 咪咪不友好的那種東西,是想說你早點認識我不就完了,掙錢哪那么多屁話,雖然他試圖傳遞這樣一個東西。那么我一直就覺得,我個人在做事情方面,理想主義這 個色彩給我帶來了很多的困擾,但是從我一生來看,遠遠收獲大于我的付出,這點我感到非常幸運的。特別是在我們的初期,我過去接受媒體采訪也說過,我很難受 到理工科專業工程師世界那些人的信任和認同,因為我跟他們性格上是不同的,然后工作上過去歷史上也沒有跟這個圈子有任何的交集,而你做科技產品躲不開跟工 程師打交道的,所以我們起初走的非常非常艱難。大家可能在媒體的報道中看過,我們初期最初來的七個工程師,我們在網上招聘這個軟件工程師之后,收到的簡歷 很多,很多人都說我是聽著你的錄音長大的,所以很愿意跟你搞一搞這個東西。但一般來講,這種人我們經過面試發現,其實他人很好,但是活通常是不靈的,而那 些工程師活特別靈的一般對我這個人沒什么感覺,所以搞的很苦惱。我們初期非常艱難,前七個公司的軟件工程師里,大多數都是因為對我這個人高度認可,上學的 時候聽過我的錄音,在寢室里那些錄音陪著他渡過漫漫長夜,他帶著情感因素來,而且他認為我很快就會倒閉,但是他為了替我圓一個心愿,他的想法是老羅也挺不 容易的,他由于無知在做一件他不知道干什么的事情,但是我小時候聽著他錄音長大,我過來陪他,老子吃技術飯的到哪不愁工作,每年你倒閉我回去還是那樣的工 作,這樣的心態過來支持我們的,初期來了七個工程師,好像只有一個不是這個目的,是一個女工程師,還是因為她男朋友是這個目的,把她推到我們這,起初湊到 七個工程師。起初工作過程中,早期對我的理念和產品的觀念并不是很理解,所以我們走的非常磕磕絆絆,到了去年3月27日在這開Smartisan千瘡百孔 OS發布會的時候,公司最接近分崩離析的狀態,所以他們整天在我還推著他們進行一個非常高強度勞動的同時,休息時間已經紛紛在看招聘網站了,都準備找下一 份工作了。這個跟媒體講過很多次的,都是事實,盡管他們每個人看招聘網站,每天工作累的要死,但是沒有一個人走掉。我們這個危機過去了以后,公司轉向一個 好的方面走之后,我們了解了一下為什么會沒走呢,他們主要的一個想法并不是來之前對我的感情,而是來了以后就覺得這個公司雖然做的很傻逼,但老羅這個人還 確實是一個好人,是一個理想主義的人,從這個意義上咱們先別散伙了,等他叫我們散伙,這個散伙飯如果要吃,還是等他說,我不好意思開口,問那個人怎么樣, 那個人說我也不好意思開口,要不等等,反正簡歷該投誰投誰,“你投的簡歷投哪的”,都是這樣的對話,但是這樣的對話持續一段時期以后我們開了發布會,開完 發布會以后當天晚上負面輿論鋪天蓋地的時候,他們回去都已經開始準備收拾行李,準備這個工作,但是還是覺得這個飯等他叫我們,別我們叫他,誰好意思對這個 又傻又好的人開這個口呢。這個狀態持續不到兩個星期,我們融到了下一輪的錢,他們仍然對我的產品和理念,當時還不是特別理解,但是覺得等一等,這孫子好像 人好、傻但還會騙錢,那要不要繼續干下去呢?這個就要猶豫一下了。直到有一天,他們開始漸漸理解了我的產品理念,才一起走到了今天。所以老有人問,說你做 企業的期間對理想主義的那些堅持和信念有沒有發生動搖,我覺得如果這不是理想主義的勝利,我不知道什么是理想主義的勝利了,所有員工認為你要完蛋了,認為 你是傻逼公司要倒閉,但是覺得你這個人好還有理念,如果這個不是理想主義的信念,我就不知道什么是了。

 

就這個闡述我 想說今天是我個人一個理想主義創業者,老羅這個人個人身份的告別,但是跟我們要講什么理想主義這些是屁毛關系都沒有的,為了更清楚說明這一點準備幾句話跟 大家分享一下。“如果我們成功,很大程度上,這是正派、體面、原則性和理想主義的成功,因為價值觀方面的原因,我們得到了太多不合一般商業邏輯的支持和幫 助。”這也是我們過去的幾年里跟其他機構和外面的人合作的時候經常碰到的一些好的方面,讓我們感動的地方。“如果我們失敗,可以肯定,這是商業能力上的不 成熟,跟我們沒有采取流氓手段獲益,沒有思考的關系,更談不上理想主義的情懷和失敗。”“當我們的商業能力和那些巨頭沒有任何多少差異的時候,理想主義將 所向皆靡。”所以如果有一天我們失敗,跟理想主義是沒有關系的,就是你商業不靈,如果你跟你的競爭對手商業上都很靈,你是一個理想集團,他是一個利益集 團,這個仗根本沒得打,直接就是敗的。

 

我簡單講一下我個人的這個問題,2002年我在新東方的錄音在互聯網傳開成為 公眾人物,這是我出乎我的意料,這些年包括我親朋好友都認為我挺喜歡打造個人品牌和個人的這個東西的,我覺得這是一個誤解,我有一點可以去講,我2002 年在互聯網上傳開錄音以后,我第一次接受媒體采訪是2006年,我覺得我在這一點上是非常不俗的人,你理解我的意思嗎?我在2002年的時候網上傳遍了我 的錄音,轉年成了年度十大網絡紅人跟芙蓉姐姐并列,以這樣的關注度我是到2006年才第一次接受媒體采訪,這四年間我從來沒接受過任何一家媒體,到 2006年我打算辦牛博網是一個原因,還有認識新京報文化部主任王小山,他當時去了搜狐辦一個訪談欄目,他跟我先吃飯交了朋友,然后讓我去捧個場,所以我 去了一趟,接受一次正式的媒體采訪。所以我個人并不是很熱衷于打造我個人品牌的,只是說一步一步走到今天了,四年沒有接受媒體采訪,從來沒有面對公眾,一 直都是在網上到處傳我的錄音,但是我是一個很大隱隱于世的感覺,到了2006年準備辦牛博網了,有所松動的時候我的王小山來找我,然后我們就接受了一次采 訪,后來我就辦起了牛博網,我希望天天接受我的采訪,因為跟我的事業有關,后來沒有人來采我,我就很苦惱,我覺得怎么搞的。但后來又有了別的事情,這個就 弄起來了。還有我在網上隨著演講、錄音這些東西傳的越多之后,我也開始自己有一些警覺的意識,我不希望我被弄成一個又一個什么形象教主或者是青年導師這樣 的角色,我有這樣的顧慮,為了化解這樣的東西,大家知道如果搞個人崇拜需要用一個解構的東西化解它的,別人說支持者把你神化你有意識化解掉,我們前幾年做 卡通形象讓這個事做不起來,你做形象教主或者青年導師滑稽化是成立不了的,到今天這個形象還是被人很多攻擊,我拿這個搞偶像崇拜,哭笑不得,我今天決定連 這個形象都徹底丟掉。

 

緊接著來的是這么一個東西,拜拜。接下來我也要說一下,昨天的時候,我想今天要開這個演講,我 就把新浪的認證信息都改了,你看原來的認證信息是羅永浩錘子科技創始人,老羅,這個老羅可是一個品牌,但這個品牌我不想要了,因為我希望未來的20年就是 認真專注的去做我要做的錘子科技。所以昨天晚上我就把它改了,這個認證信息改成了錘子科技CEO,就這么一個面對公眾的角色。剩下我作為老羅這個角色也只 有跟我身邊的親人好友有這個角色,剩下我面對公眾我已經不是人了,我是CEO,我就是錘子科技CEO,沒有第二個身份。

 

現 在我們請了國內一個非常優秀的導演拍了一個跟我們團隊相關的系列的紀錄片,今天因為時間關系不能給大家全放,所以我們把其中幾段的紀錄片剪了一個集錦幾分 鐘,跟大家分享一下,讓大家對我們團隊有一個了解,后面過程中我會漸漸回到一個團隊幸福工作,而不是單打獨斗,說實話拎著錘子的背影我已經很疲勞了。

 

這 次我跟大家一起重看發現一個細節需要澄清一下,就是我們設計總監他說我罵臟話,可不是罵他,我發脾氣的時候嘴里有臟話,沒有對象的臟話,比方他媽的,這個 他是誰呢?沒有這么一個人,我需要澄清一下,免得大家以為我們還搞一個黑社會性質的公司,還跟設計總監天天罵臟話。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個人的情緒,反正我看 的時候還是感動的。

 

接下來我也不是要退休了,我還很年輕,我做的事情還很多,我后面不會搞理想主義者創業故事,今年 是最后一次,但是不意味著我不做事,也不是不露面,接下來再做不是自己單打獨斗,或者自己出來,我們可能會去藝術類院校,這種大型的可能不搞,或者去科技 論壇講一講一群理想主義者的創業故事,那個時候可能是三五個,十個八個一起去,也有可能產品經理團隊講一講一個產品經理團隊成長之路的演講,我也陪著去, 如果我去不了,去了插不了話的工程師論壇的聚會,我就不去了,他們會講如何跟一個相聲演員一起打造優秀的智能手機,以后活動會有很多,只是作為個人色彩的 活動不會搞了。

 

我還想最后說一點,在過去的半年里,我們雖然被黑出了翔,好多好多的翔,但是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愛這 個世界,原因是什么呢?我們注意到很多企業家,我接觸了一些年輕的企業家,他們也是在沒有做什么特別有問題的事情的情況下,被一些公共事件,被一些社會事 件,被一些媒體事件給黑的死去活來之后,一個脆弱的人很容易因此就蛻變成一個理想主義者,從此他看這個世界也是很病態,很不健康的眼光。所以我們雖然被黑 出了翔,但是仍然要倔強的表現出我們比任何時候都更愛這個世界,雖然心里偶爾也有一些不爽,但是始終都保持心態健康,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网球比分扳